用户名 密码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职工之家>中国不必为成第一经济大国沾沾自喜

中国不必为成第一经济大国沾沾自喜

编辑: 日期:2014-9-30 11:29:22

 

据《瑞典日报》消息,中国现在已经成为世界最大经济体,美国居第二。根据世界银行的估算,9月29日将出现权力的转变。经济实力将带来政治的影响力。
瑞典北欧斯安银行经济部门主任博格奎斯特称,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按照购买力平价(Purchasing Power Parity,缩写PPP)计算,中国今天将超过美国,成为世界最大的经济国。当然,如果以名义GDP(也称现价GDP)算法,中国还需要几年时间才能成为世界最大经济体。不过很多人认为,按照购买力平价的算法更为公平。
购买力平价法也叫国际比较项目法(ICP),是以国内商品价格同基准国家同种商品价格比率的加权平均值为购买力平价计算的。ICP是由联合国统计局、世界银行等组织主持的一项旨在提供GDP及其组成部分的国际一致价格和物量的跨国比较体系。其基本思路就是通过价格调查并利用支出法计算的GDP作为基础,测算不同国家货币购买力之间的真实比率(以PPP为货币转换系数),从而取代汇率,把一国的GDP转换成以某一基准货币或国际货币表示的GDP。
购买力平价法比按照现行汇率简单折算的各国名义GDP更加真实、客观和完善。但是,由于计算复杂,联合国、世界银行等都尚处在研究阶段,因此,利用购买力评价法比较各国经济总量的做法并不普及。
十三年前,中国超过了日本,成为了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四年前,成为世界最大出口国。按照购买力平价,9月29日中国将超过美国,成为世界最大的经济国。这是中国经济发展又一个里程碑,可喜可贺。世界格局变化的最终力量还是背后的经济实力。美国能够长期处于世界霸权地位,归根结底是美国经济实力做后盾的。美国经济长期处于世界领头羊地位,并且美国经济打个喷嚏,全球经济都会感冒。
长达100多年时间,美国经济总量、对外贸易总量等重要经济指标都居于世界首位。这么大的经济总量,全世界都在与美国做生意,都离不开美国经济,美元自然而然就成为了国际货币。这是美国经济实力对世界影响的深度和广度决定的。经济实力决定了美国在世界各个经济组织中占据绝对的话语权,以及国际经济贸易规则的制定和决定权。这种权力演变到了政治领域的话语权和决定权。
中国成为最大经济国,这对在国际组织上的权力制衡和话语权的分配尤其重要。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中,关于话语权分配的讨论已经持续了很久。当现在中国向世界证明了自己的经济实力后,会为之带来政治的权力。
但是,在为经济总量成为世界第一而喜悦的同时,也不必过度在此上面“较劲”,也不要过度在乎经济总量问题。经济总量是一个积累的过程,更应该看中其背后的质量和效益问题。具体体现在三大方面:经济总量或者增速带动的就业如何?带动的居民收入增长怎样?经济增速背后的创新推动力如何?否则,就没有持续性,特别是中国经济走到今天这个阶段。
这是发达国家包括美国在内多年来宏观经济政策,并不过多瞄准经济增速或者经济总量,而是瞄准就业率和通胀率的原因。比如:美国经济受到2008年金融危机重创后,美联储实行了超宽松的货币政策,包括先后推出了三轮量化宽松政策。这些超宽松的货币政策紧盯的一个目标就是失业率,即:失业率下降到6.5%以后才考虑超宽松政策逐步退出。目前,美国失业率已经下降到了6.5%以内,美联储将在10月份全面退出量化宽松政策,并且预期明年上半年会加息。
中国不必为经济总量超过美国成为世界第一沾沾自喜,宏观经济政策应该紧盯就业率、通胀率。上半年就业形势不错,但统计数据真实性如何尚需考量。近期,从采购经理指数(PMI)数据看,就业似乎有所恶化,这格外应该引起重视。
从居民收入来看,中国居民平均年收入只是美国居民的十分之一左右。美国居民收入占到国民收入的七成,中国居民收入仅占四成左右。这种经济结构和经济质量才应该是赶超美国的真正目标,而不是过度在意经济总量。
从创新上看,中国制造多,中国创造少;依靠土地、能源资源大开发大挖掘累积的GDP多,自主创新严重不足。而从经济发展阶段看,中国经济第一个阶段的土地、资源能源大挖掘已经不可持续,财政货币信贷大投放的第二阶段弊端已经显露出来,必须尽快转到第三个阶段的技术创新创造上。
前美联储主席格林斯潘在华盛顿外交关系协会举办的论坛上表示,伴随着中国经济规模不断扩大,缺乏自主创新将成为一大瓶颈。他说,汤森路透近几年来的调查显示,全球100家最具创新意识和能力的公司当中,美国有45个,而中国的数字是零。
劳动力、资本、产品和思想的自由市场,被证明是创新和技术变革的最肥沃的土壤。正像格林斯潘所言:自主创新在于提出别人没有想过的东西,“问题是,如果一个社会对你能想些什么、讨论什么都有限制的话,要在传统框架之外思考问题以达到创新,是非常难做到的。”在自由市场的框架内,政府可以通过鼓励新思想和确保技术的有效利用,来扶持快速的技术进步。政策可以同时对供给和需求两方面施加影响。这是中国政府急迫需要从制度层面尽快进行整体设计的,也是中国尽快赶超美国的最重要方面之一。
作者是中国财经评论员
(来源:联合早报网)